中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热议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华文明乡村振兴文旅文博等热点话题

发布时间:2022-03-11 09:08:26

2022年3月10日上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闭幕会,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也将于眀日闭幕。“两会”期间,中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纷纷就生态环境保护碳达峰碳中和等热点话题各抒己见、建言献策、参政议政。




贺云翱:守护运河繁荣发展,实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千年流淌,奔流不息。大运河作为中华民族创造的文化奇迹,也是联通中国与世界的“文化纽带”。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工作,并作出“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文化带的重要批示。

作为中国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委员,长期研究文化与自然遗产保护的专业人士,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从2006年前后起,就高度关注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十几年来走遍中国全国大运河沿线进行实地调研,在中国全国两会上提交提案,并参与了大运河申报世界遗产、大运河文化带及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等工作。贺云翱认为,运河沿线每个省份都形成了独特的运河文化,未来各省在加强与运河相关的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掘、传承、发展同时,加强联动协调,实现“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大运河是美丽江苏建设的“好抓手”

2020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中国江苏,在扬州专程了解大运河沿线环境整治和文化保护传承利用工作,他指出,“要把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同生态环境保护提升、沿线名城名镇保护修复、文化旅游融合发展、运河航运转型提升统一起来,为大运河沿线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改善创造有利条件。”

“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为大运河文化带和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指明了方向。”贺云翱说,江苏作为中国大运河的起源之地,也是大运河体系最为完善、历史文化地位最高、文化遗产资源最丰沛的省份,因大运河而赢得了宝贵的历史发展机遇,创造了大运河文化的辉煌,在今天同样会推动大运河文化的繁荣,从而让中国大运河江苏段造福当代、利泽千秋。

水韵江苏,以“水”而闻名。贺云翱认为,江苏的生态城市建设,首先就要解决好水生态问题,而在水生态系统中,与城市关系最密切的就是大运河。贺云翱将大运河比作美丽江苏建设的“好抓手”:“江苏要实现生态城市、美丽江苏建设的目标,大运河是最好的‘抓手’,需要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科学研究与规划多措并举,才能使得大运河生态体系实现可持续发展。”


讲好大运河的“中国故事”与“江苏故事”

2019年7月24日,中国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会议审议通过了《长城、大运河、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方案》,自此,贺云翱一直将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作为江苏文化遗产保护的重点工作。“大运河作为国家文化公园,能够向世界展示中国人民珍爱文化遗产、追求和谐发展、建设生态文明的现代化理念和国家形象。”贺云翱说。

目前,江苏大运河沿线城市建立的各类博物馆超过200座,有大运河核心文物近400处,关联文物近1200处,还有大量名扬中外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扬州作为大运河申遗的牵头城市,成立了“世界运河历史文化城市合作组织”,于2021年6月建成开放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同时有序推进大运河非遗文化园项目;苏州成为世界“手工艺与民间艺术之都”,南京成为世界历史文化名城,淮安成为“运河之都”……贺云翱认为,正是江苏人民感恩于运河的哺育和滋养,才更加积极地参与保护和共享运河文化,提升中华文明的世界影响力。

多年来,从大运河江苏段申遗的基础调研及田野考古工作,到运河文化带建设江苏段的决策咨询调研,贺云翱和他的调研团队一直在路上。“放眼全国,江苏境内的大运河拥有着崇高的历史地位和现代价值,江苏的大运河文化带和国家文化公园建设也为全国提供了实践表率和宝贵经验。”贺云翱总结道,大运河文化是“江苏最具有经典意义的文化”,讲好大运河中源远流长的“江苏故事”和“中国故事”,江苏义不容辞。


大运河文化带“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为推进大运河文化带的进一步建设与保护,并为长江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建言献策,贺云翱团队去年实地考察了中国山东、江苏、浙江、安徽等大运河沿线省份。在走访中他们发现,每个省份都有自己独特的运河文化,大运河文化带的建设必定会成为一项需要各省长期共同努力协调联动的议题。

“许多省市都采取了得力的措施,山东的运河文化研究工作开展得比较早,济宁、德州、枣庄这些地方都很积极;浙江方面,杭州市成效显著,宁波、绍兴、嘉兴等地工作也很出色;在江苏,扬州、淮安、镇江、常州、苏州、宿迁等都各有优势项目。”贺云翱认为,不同城市的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定位与发展理念要清晰,要能够理清自己的文化特色,充分发挥优势,坚持重点突破与整体推进相结合;同时,促进顶层设计与各地试点有机互动,大运河沿线城市政府在项目建设上要实现靶向施策。

今年的中国全国两会上,贺云翱依旧将提案的重点放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包括与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紧密相关的长江国家文化公园的建设建议等。“长江文化带与大运河文化带的项目规划都面临着相似的问题,物质性建设项目多而实,非物质文化建设少而虚,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未能获得应有的发掘、传承、发展。”对此,贺云翱提出建议:应在未来着重关注与运河相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传统工艺、传统美术、传统戏曲特别是文化生态保护区等,各省推进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带建设,同时注重合作联动,让大运河既能呈现出北方运河的恢弘之美,也能展示出南方运河的婉约之美,“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形成源远流长繁荣发展的中国运河文化。


张业民:立足实际融合发展 让运河在高质量发展路上奔流不息

运河之美,因水而生;运河文化,依水绵延。京杭大运河是世界上里程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运河,也是最古老的运河之一。而东平段运河是京杭大运河重要组成部分,《东平县志》记载了京杭大运河东平段“黄金时期”的繁荣景象:“在昔运河畅通,漕运兴旺之时,帆樯林立,商船汇集,岁运漕米四佰万石。”

在千年之后的今天,京杭运河依旧承载着促进沿线城市经济文化发展重要作用。“应结合本地实际,创新保护和开发利用运河文化,实现经济、文化、生态的融合发展。同时沿河地区要协调联动,共话大运河发展,让运河这片碧水继续绵延,滋润着沿岸的运河儿女、运河城市。”中国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政协委员、东平县社科联主席张业民立足本地、本职,给出了自己的思考。


运河千年 因水而生

运河奔流千里,历经千年,是中华民族流动的血脉。自元代开通由东平至临清的会通河后,大运河开始流经东平,全长约34公里。后大运河漕运因河道年久失修加之黄河改道,于1902年停运。

东平段运河沿线现保存有戴村坝、安山闸、戴庙闸、水柜东平湖及主要运河岸边重要城市城镇州城、安山镇、戴庙集等,曾为大运河的畅通和繁荣发挥过重要作用。“京杭大运河被视为中国古代水利建设的一大奇迹,在东平段,更是建造了被称作‘大运河之心’的戴村坝。”张业民说。

戴村坝横卧在东平汶水河道,始建于明永乐九年(1411年)。戴村坝指引着汶河水流入京杭大运河,解决了当时大运河制高点水量不足的问题,保障了明清两代500多年的漕运畅通,对南北经济交流、文化融合、社会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由于历史变迁,现在大汶河水经过戴村坝已不再进入运河,而是流入东平湖,在当地发挥着蓄水、拦沙、缓流的作用。

雨季的戴村坝,碧水似从天而降,在巍然耸立的戴村坝上飞流直下,形成一道如丝绸般流动的瀑布,激流奔涌,汹涌澎湃。“戴坝虎啸”在京杭大运河上描绘了一幅气势磅礴的壮丽画卷,吸引了众多游客到坝前观水。而位于戴村坝风景区的博物馆,是中国国家水情教育基地、世界文化遗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已成为介绍京杭大运河的重要水工文化博物馆。

走在戴村坝博物馆,张业民对这些遗留下来的文物也颇有想法:“这些文物是大运河文化的载体,利用现在新媒体平台,拍摄、发布优秀文物古迹和非遗项目的相关内容,向大众展示文物丰厚的历史底蕴,对弘扬中华民族祖先智慧与创造力、增强民族自豪感、传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要的作用。”他说,文化项目建设尽量以保护为原则,充分还原和挖掘其中的文化内涵,使其成为有故事、有灵性的“宝贝”。


一脉相承 因水而兴

悠悠运河水,不仅流淌着绵延不息的河水,更繁衍出了古代中国的黄金经济带。作为大运河沿线重要城市的东平,也因运河而兴。“在大运河漕运旺季,一旦起运,船只密密麻麻,纤夫号子传数里之外,贾舶漕艘,帆影不绝。”张业民介绍,会通河开通后,东平出现了航运兴旺、经济发达、市场繁荣的景象,来往的舟船、过往的客商昼夜不息、地方特产琳琅满目,东平也因此成为中原地区最繁华的大都市之一。

安山镇是东平境内运河岸边的重要集镇,为“南北通衢,市井繁华”。安山镇每年春秋两季有“粮船市”,附近群众都来安山镇到粮船上购物。闸上闸下,彻夜灯火,满河大船。戴庙村原是运河上的一个大集镇,称为“戴庙集”,大运河由此东西穿过,是当时闻名齐鲁的水旱码头,商旅云集。

大运河不仅是当时重要的“黄金经济带”,也是一条承载着密集文化底蕴的“文化大动脉”。建于宋咸平三年的州城(今东平县州城街道)地处古济水、汶水和运河交汇的地区,是当时运河发展的一个重要城镇。“州城在金代手工业、商业、水运业就很发达,经济和城市的繁荣也推动了当地文化事业的发展。元代的东平府学和杂剧,在当时闻名四海,出现了高文秀、张寿卿等著名的戏曲家。高文秀创作的剧本中有部分涉及水浒英雄,后被《水浒传》小说所采用。”张业民研究了大量的文史资料,发现东平府学和杂剧,在元代已成为领风骚于华夏的学界翘楚和文坛时尚。

如今,漫步在州城的街道,古城当年的布局清晰可见,古风古韵依然环绕整座古城。有宋代父子状元坊、状元府,明代武之大“龙门连跃坊”等七十二架坊。另有文庙、关帝庙、火神庙、老君堂、白衣堂、马公祠、城隍庙、镇武庙、八腊庙、僧王祠、报恩寺、清真寺、飞仙台等寺庙祠二十几处,有规律地分布在城内。西卷棚街、牌坊街、文庙街等古街古貌至今犹在。

“我们大运河东平段也应该思考如何最有效地挖掘和提升运河古镇的旅游价值,无论是红色旅游还是绿色生态旅游,都能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张业民对运河旅游的发展也有所期待。他认为,京杭大运河展示了中国古代水利航运工程技术的卓越成就,留下了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孕育了一座座璀璨明珠般的名城古镇,积淀了深厚悠久的文化底蕴,这些宝贵的财富在当今仍然应该发挥作用。


岁月轮回 因水而盛

习近平总书记曾对建设大运河文化带作出重要指示:大运河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流动的文化,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国家“南水北调”工程的实施、运河复航工程的建设、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给这条“黄金水道”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焕发了新的生机。

东平湖是京杭大运河复航工程的重要枢纽,东平港则占据着京杭大运河通航段最北端起点港的重要位置。近年来,东平县抢抓机遇,开始了新港航的建设之路。根据港口整体规划,东平港区的银山、老湖、彭集3个作业区,京杭大运河东平湖航道、京杭大运河大清河航道和八里湾船闸共同构筑起港口的全貌。历经两年建设,东平港老湖作业区于2021年正式投产试运营,这条黄金水道的最北端港口已具备通航能力,开启了通长江、达东海的新航程。“兖矿泰安港公铁水联运物流园项目也于2022年3月1日正式启动。”张业民说,该项目充分依托瓦日铁路、京杭运河、高速公路、国道路网,实现了公铁水联运,具有资源利用率高、效益好等特点,对推动物流业降本增效和交通运输绿色低碳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在东平县包括济平干渠工程、穿黄河工程、两湖段工程及东平湖蓄水影响处理工程四大部分。从江苏扬州引来的长江水,经泵站逐级提水进入东平湖后分为两路,一路向北穿过黄河后自流到天津,另一路则向胶东地区供水。东平湖作为最末端一个的重要调蓄水库,水质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往北方供水的质量。“长江水调入东平湖之后,东平湖水位明显提升,不仅为向北输水提供了充足水源,而且水系的连通能更好发挥水体自净能力,现在东平湖水质常年保持Ⅲ类水标准。”据张业民介绍,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不是一条简单的调水线,更是一条践行“节水优先”、诠释“生态文明”的发展线。

东平湖作为黄河中下游唯一重要蓄滞洪区、南水北调重要枢纽、京杭大运河重要节点,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中十分重要。近年来,东平县抢抓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重大国家战略机遇,大力实施“生态立县、产业兴县、绿色发展”战略,扎实推进东平湖生态环境综合整治,精心呵护好“一湖秀水”。如今,在运河东平段,一群群野鸭、鸟禽游弋其间,蓝天碧水、映带如画,所见之处都展现着生态东平独特的美。

借助独特的区位优势和生态优势,东平迎来了“因水而盛”的历史新机遇。“随着社会进步和时代发展,这条‘黄金水道’的价值和功能有了新的定义,沿湖地区的协调配合在今天显得尤为重要。要利用好东平本地的特色和优势,借鉴沿河先进地区的发展经验,加强沿河地区的对话交流,发挥辐射带动作用,让大运河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在东平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上奔流不息。”对于大运河东平段未来的发展,张业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刘锐:传承保护京杭大运河需要各区域信息互通、联动治理

京杭大运河始建于春秋时期,至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京杭大运河对中国南北地区的经济、文化与联系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全国两会期间,对于京杭大运河的传承、保护和发展,中国全国人大代表、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生态环境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刘锐也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刘锐代表表示,京杭大运河无论是从历史上,还是从区位上来讲,都承载着中华文明的历史发展根脉和由北到南的民族文化情结,因此保护、传承好京杭大运河及其文化遗产至关重要。京杭大运河的保护也有自己的难点,运河穿过很多城市的中心,这意味着它沿岸的生产和生活强度都非常高,因此需要各区域联动,共同加强对运河的污染治理。

刘锐代表呼吁,京杭大运河也需要建立起像长江一样信息互通、协调共商的机制,明确各个区域责任和目标,做好由上而下的水质监管工作,做好区域间的融合治理。


马萧林:对于大运河最好的保护就是“活化利用”

作为中国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洛阳为中心的隋唐大运河连南贯北,见证过千年繁华盛世,经历过困顿落寞,如今正悄然发生巨变。新时代下,如何高起点、高品位做好大运河保护、传承、利用工作?

中国河南博物院院长马萧林表示,大运河是中国古代创造的一项伟大工程,还是世界上距离最长、规模最大的运河,被誉为“工业革命之前世界上规模最大、范围最广的土木工程项目”。它传承着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文明,可以说,是一部书写在华夏大地上的宏伟诗篇。

2014年,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更是引发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但是,世界遗产的命运,并不取决于申遗成功的那一刻,而是取决于申遗之后建立的长效管理。

以东都洛阳为中心隋唐大运河是中国大运河的重要组成部分。1400多年前,隋炀帝下令开通的贯通南北的隋唐大运河,就像现在的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体系,满足了国家粮食运输、军资调配和赋税、官盐等重要物资的运输需求,推动了政治一统、经济发展、文化交流、民族融合,支撑了封建社会顶峰时期的唐宋盛世。